拖欠商家钱款遭警方介入,缺钱的美团恐怕只能撑到年底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拖欠商家钱款遭警方介入,缺钱的美团恐怕只能撑到年底

帖子  梅丽莎好 于 周四 七月 07, 2016 4:18 pm

  欠款过百万不还,债权人上门讨钱还要被打——这种似乎只会出现在电视剧的事,近日就发生在美团网的厦门分公司。据厦门日报报道,7月1日,被美团拖欠款项的十几位商家上门维权,却遭美团员工殴打致伤,目前,厦门警方已经刑拘了多名美团员工。
  
  据受害者陈先生称,在维权商家中,被美团拖欠时间最长的有半年,十几位商家被拖欠款项合计过百万。截至发稿时,美团仍未就事件作回应。

  [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

  [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

  美团资金纠纷不新鲜,员工罢工讨薪是家常便饭
  
  事件骇人听闻,却仅是美团近来发生的诸多资金纠纷之一。
  
  单是4月份,美团就曾在两周内遭遇三次大规模罢工讨薪,三起事件合计受影响员工数十名,金额达百万元。
  
  4月3日,美团外卖华东区域配送员因劳资问题,在上海集体罢工。在现场拍摄的照片中,多位穿美团外卖配送服、骑美团外卖电动车的美团外卖员工在街头聚集,身后贴有“美团外卖拖欠工资”的标语。

  [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

  4月8日,美团外卖陕西咸阳配送团队在咸阳街头集会罢工,咸阳大部分地区美团外卖服务因此陷入了瘫痪。在网友发布的现场照片中,十余位美团外卖配送员拉出了“我们要吃饭”的横幅和标语。

  [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

  4月12日上午,“盐城热门微博”发布微博称,江苏盐城的美团外卖配送员在站点挂出横幅,抗议美团外卖无理辞退,拖欠工资。

  [只有管理员有权查看本图]

  据了解,多起事件均与美团外卖单方面将自营配送员的劳动关系转至第三方代理商有关,在这轮调整中,不少配送员被变相降薪,甚至被无理由辞退。

  
  人力成本、广告、补贴……美团烧钱的火光辣眼睛
  
  尽管调整劳动关系风险巨大,但美团还是不惜一切推进该计划,在外界看来,这是因为美团在资金问题上已经没有退路。
  
  从去年开始,美团就开始大规模建设自营配送队伍。今年初,美团自营配送人员规模达到2万多人,加上公司原有的1万多人,美团的全职员工数目逼近4万人。按4000元/人的月薪及社保支出计算,美团每月要承担高达1.6亿的人力成本,这还不算因为自营配送而产生的车辆、房租等巨额支出。
  
  如果说人力成本的支出还不够直观,那么美团在广告上砸的钱相信有目共睹。5月22日,美团以一则投放在外滩的广告高调宣布向饿了么的大本营上海进攻,随后更在各大视频网站、分众平台甚至电视媒体进行广告轰炸。
  
  美团的进攻成功与否尚不知道,但这轮投放的花费肯定是天文数字。业内人士估计,外滩外墙广告市场价是一小时30万,美团持续一周的投放费用应在500-600万之间,视频广告等渠道费用合计约在1500万左右。也就是说,单是广告投放,美团一周就花掉超过2000万。这烧钱的火光,绚烂得刺眼。
  
  而从诞生之日起一直困扰美团的巨额补贴问题,则随着竞争日趋激烈继续恶化。去年底,新美大融资文件显示,公司2015年亏损高达105亿元。今年,美团各业务线单量均有两倍以上的增长,但由于竞争环境并未好转,随之而来的也将是两倍以上的补贴支出。
  
  雪上加霜的是,为应对百度糯米的阻击,美团内部推行“曼哈顿计划”,降低佣金率以稳住头部和中部商户,部分商户佣金率低至2%。此举虽然暂时缓和了美团的竞争压力,却让美团收入减少一半以上。去年美团的毛利在50亿左右,今年或将不到25亿。
  
  这一进一出,2016年美团的亏损保守估计会在230亿左右,合34亿美元,这居然比美团最近一轮融资还要多。这也意味着到了今年年底,美团将再度无钱可烧,所以不难理解为何美团连商户的血汗钱都要拖欠。而在融资文件中,美团曾承诺今年的亏损将收窄到100亿以内,不知道投资人看到失信于人的年终财报时,还会再给美团输血吗?
  
  
  烧钱的大火正把巨轮吞噬,高层率先弃船
  
  融资、烧钱、再融资、再烧钱……美团的历史就是以上节奏的不断重复。但同样是烧钱,滴滴烧出了高达90%的市场占有率,美团却依旧深陷于和百度糯米、口碑、饿了么的竞争泥潭中,还养成了极度依赖补贴的弊病,迟迟没有建立起竞争壁垒。最先察觉这一点的美团高层,早已开始密谋逃离这艘正被烧钱大火吞噬的巨轮。
  
  先是在3月份相继离职的“二沈”——沈鹏和沈丽,二人曾是王兴麾下的股肱之臣,突然离去让人颇感意外。但其实在离开之前,性格爽直的沈鹏就直言害怕看不到公司的未来。“这半年来,团购这东西突然间越来越牛,大家在想公司要上市,然后期权很快就能兑现了。越拼到后来,大家越怕这个期待落空,心态很浮躁。”
  
  所以可以想象,当听到王兴说出“谁先上市谁就输了”这种话时,沈鹏是什么感受。
  
  至于沈丽则更显惨烈,眼见一手培养的猫眼电影将被贱卖以填补母公司烧钱巨坑,换作谁也吞不下这口气。业务做得好就会被卖掉换钱烧,在这样一个只会烧钱和找钱烧的公司,还有哪个高层愿意卖力经营自己的业务?
  
  “二沈”前脚刚走,其他高层后脚就蠢蠢欲动。据美团内部人士透露,美团高层近期正在向董事会申请,欲以每股3.8美金左右的价格,让公司回购4.2亿美金员工股,而这其中绝大部分是美团高层的持股,元老们套现走人的动机非常明显。
  
  显然,在合并之后,美团高层看到的却是正在加深的危机。随着下半年资金链进一步吃紧,美团被烧钱掩盖的危机将逐渐显露,恐怕到时中层、基层都将遭遇离职潮。
  
  
  钱,是王兴创业路上一直绕不开的梦魇。在校内网被迫卖给陈一舟后,王兴曾痛陈钱对于创业的重要性。然而创立美团后,王兴即便不断融资成功,却还是没学会如何好好花钱,最终把自己卷入钱的漩涡。这次,王兴和它的公司会再次失败吗?
  

梅丽莎好

帖子数 : 1590
注册日期 : 14-03-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